埃博拉疫情期間,為了盡可能切斷傳染鏈,醫療隊的會議改在操場舉行。中國第2mSATA3批援幾內亞醫療隊提供
  央廣網北京8月12日消息(記者馮會玲 欒紅)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埃博拉病毒,這種以發熱、嚴重腹瀉、嘔吐癥狀的高致死率的傳染病重擊西非。從幾內亞、到利比裡亞、塞拉新成屋利昂,直至尼日利亞。據世衛組織的最新數據,截止到本月6號,共有1779人確診或疑似感染埃博拉病毒,其中961人死亡。目前尚無防治埃博拉的藥物和疫苗。
  此次埃博拉病毒是從幾內亞開始向外蔓延,在幾內亞首都科納克裡,由北京市承派、北京安貞醫院組建的中國援幾內亞第23批醫療隊,自2012年8月起便在當地中幾友好醫院工作。今年3月,科納克裡的第一例埃博拉病例就是由這家醫院接診。這一支中國醫療隊被稱作是離埃博拉病毒記憶體最近的中國人。他們是如何在異鄉圍堵致命傳染病?
  3月28日,“目前科納克裡一共5例,全都和我們的吉貝醫院有關。我SD記憶卡們醫療隊也無疑成了最前沿陣地,全體隊員正面對著這場沒有硝煙的殘酷戰爭。”
  這是中國援幾內亞醫療隊普外科專家曹廣的微博外接式硬碟紀錄。隊長孔晴宇說,當時曹廣和其他醫生接觸患者時,並不知道是埃博拉病毒。
  孔晴宇:中幾友好醫院接受幾內亞首都第一例病人時,不知道是埃博拉病毒,有九名專家被感染,其中六人死亡,皆為幾內亞人。中國醫療隊有兩名專家直接或間接接觸過病人,一名專家直接給病人做的檢查,最後兩人被隔離了。
  據媒體報道,曹廣當時徒手翻開患者的眼瞼,並隔了很長時間才去洗手。隔離期間,他們也經歷了多次生死離別。
  4月7日,曹廣寫到,“在這21天里,我失去了兩名和我朝夕相處的同事,每當想起他們,還是讓我感到難過,甚至至今依然不願相信這是真的。前幾天還在一起工作說笑,今天就已經陰陽兩隔,而奪取他們生命的地方就是我們的工作崗位,那個讓我們為它不斷努力進取的地方。這是不是有點太不公平了呢?”
  隊長孔晴宇說,幾內亞的醫療條件很差,在此之前沒有任何防護措施。雖然當時患者還未確診為埃博拉病毒感染者,孔晴宇還是向中幾友好醫院全體醫務人員提出了改善防護的要求。
  孔晴宇:在全場的討論會上,我說這個病人肯定是埃博拉。大家都很震驚。我們經過非典、惡性傳染病,這個病人的病房一定要消毒。以前醫生看病人不戴手套、口罩,現在都要戴。以前垃圾處理不專業,現在要專業處理,花錢就花錢。
  幸運的是,中國兩名專家都安全度過了危險期。
  曹廣寫到,4月7日,今天是我渡過最危險日子的結束日,我的愛人把我這幾天的經歷講給了兒子聽,我十歲的兒子在聽到一半的時候就已經泣不成聲了。
  4月9日,他感嘆瘟疫面前,人會有恐懼。“偶爾也會出現點兒小小的不適,在平時可能根本就不會去理會,可現在就會不自主地暗示自己聯想到病毒感染。這個滋味真是太難受了。”
  中國醫療隊隊長孔晴宇分析,幾內亞爆發疫情與醫療設備、民眾文化水平、社會習慣有關。
  孔晴宇:非洲基礎醫療太差,醫院窮的,做手術,紗布、鹽水都沒了。第二就是民眾文盲占65%,無知者無畏。政府開始認識不深,防控不利。還有就是幾內亞的葬禮需要家屬觸碰死者,造成家屬大量的得病。我們第一例患者死亡之後,有四個家屬感染了。
  第23批中國醫療隊馬上就要完成2年的援外任務回國了。隊長孔晴宇在採訪中一直用冷靜客觀的語氣談論擦身而過的“埃博拉死神”。離別在即,他哽咽了。
  孔晴宇:原來還以為很激動,離近了,實事求是,是高興,但是也有對非洲、對工作兩年這片土地、人民的莫名的眷戀和惆悵,並不完全是興奮。這是以前我沒有想到。工作了兩年了,很有感情的。感覺這邊還是很貧窮,還需要全世界人民的幫助。
  現在,疑似患者已有專門醫院接收治療。孔晴宇、曹廣和他們的醫療隊在網絡紅了,很多網友稱贊他們的勇敢,一線醫療隊圍堵埃博拉。曹廣在微博中說,“3月份的經歷早已成為了歷史回憶。我們醫療隊只是恰好在幾內亞工作,而我只是恰好收治了那位診斷不清但後被認定為第一例首都感染者的病人。自己雖然被患者污染過,但很幸運沒有感染髮病。這和經歷了地震,火災等災難的幸存者沒什麼區別。只是感悟了生命。”
  埃博拉病毒的肆虐,讓世界對這一病毒的關註度陡然上升。世衛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已宣佈埃博拉疫情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情況。她強調,“在該病情出現將近40年的歷史上,這是迄今最大,最嚴重和最複雜的一次疫情暴發。”那麼,埃博拉究竟有多可怕?病毒學研究者,科學松鼠會成員於濤,昨晚接受《央廣夜新聞》採訪時表示,對我國而言,埃博拉並不可怕,但是風險防控意識仍需具備:
  於濤:對於任何一種傳染病來說,它都是由一種特定的病原體造成的,無論它是細菌、病毒還是真菌等一些病原體。這些病原體綜合看起來,都會有這樣一個特點:它的傳播能力、致病能力往往是互相制衡的。一般來說,一個傳播能力非常強的病毒或者是其他病原體,它的致病能力相對來說會弱一些。
  這一次的埃博拉病毒,亞型是扎伊爾型,致死率大概在60%到90%。這麼高的致死率,病毒的傳播能力應該不會很強,而且實際來說,它的傳播能力確實不是很強。如果它是在中國或是美國這些國家爆發的話,其實不是一個很大的危險。它傳播能力弱,就不容易傳播出來。第二,是它致病能力非常強,所以它一旦感染了宿主之後,宿主很快就會處在一個非常嚴重的癥狀,甚至很快就會死亡,所以也沒有能力把這個病毒傳播出去,所以它是一個傳播能力非常弱的病毒,遠在非洲爆發,對我們的威脅不是很大,但是風險意識還是要有。  (原標題:距離“埃博拉”最近的中國人:與死神擦肩而過)
創作者介紹

ei13eide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